上一页 下一页
申请成为澎湃号
推荐关注 全部>>
申请成为澎湃号

热新闻

热评论

热回答

32

感谢这位同学的提问,你的问题非常棒,思考也很深刻。首先,我十分赞同你对身体主体性的坚定拥护。然后,你说:“能否以肯定自我身体的第一性是外界声音与追寻自我的平衡点”。我认为,这种身体自我调适与解放的思路具有很好的批判性。如果你对这个议题感兴趣,我认为可以继续去探索。其次,我也想说一些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身体第一位性(或主体性)是身体现象学的本体论基础,是我们“存之于世”的可能。在这个观点看来,身体与世界的关系(你提到的互动、他人评价等)可以这样理解,社会行动中心应定位身体的存在(身体第一性),身体是社会关系得以发生的场所,也是意义产生的源泉。也可以理解为“身体是唯一准绳”。正是如此,人的身体运动能够作为自我意识觉醒、自我认同重建的一个很好的途径。在体育锻炼中,肉体的感官与情绪等体验,不管是消极与积极,痛苦还是兴奋,酸痛还是舒畅,这些具身的运动体验“迫使”我们必须把焦点重回身体,批判性反思自我与他人、社会的关系,即“肉身主体性”的回归。最后,关于第一个问题,女性需要为健身做一些怎么样的准备?可能三言两语很难说完整。我举一些研究经验,在我们《凡身之造》一书,我们的受访者去健身的动机主要是为了寻找一个改变自我的契机,不管是瘦身、健康还是找寻自我。她们刚去健身的时候是兴奋与忐忑并存,健身的过程也是痛与乐同在,但是共同点是坚持了下去,最终从日复一日对自我身体的规训、养护、整饰以及和自我对话的经验中,逐渐找到了平衡社会文化约束与活出自我风采的平衡点。这样不知道回答了你的问题?再次谢谢你的提问,非常好!

20

谢谢,看来美食(欲 望)与节食(自律)的矛盾与纠缠真的是现代健身者的“痛点”与“难点”。关于这个问题,有个很有意思例子,我的一个学生,也是一位资深健身教练。她之前这样跟我说:“老师,最近一年,我吃少了很多,因为我逐渐区分了欲 望与需要。从人所需的营养来说,人不需要吃那么多。”其实,克制欲 望,自古有之。许许多多哲学家都在孜孜不倦地思辨欲望与需要的关系,也产生林林总总的哲学流派与思想。在古代,禁欲是主流。如,欧洲中世纪的禁欲主义,古代中国的宋明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近现代也有很多关于克己的格言,如南怀瑾先生早断言:有求皆苦,无欲则刚;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也曾说:Renunciation is liberation.Not wanting is power(自律即自由,无欲则刚毅)。不过,自资本主义革 命到现代社会消费主义横行,清教徒式或者简单朴素,甚至“适度”的生活方式都被认为是逆 潮流的。自从尼采喊出“身体是唯一的准绳”的身体“造 反”宣言,人们正常的欲望逐渐摆脱宗 教的枷 锁,满足需求与释放 欲望不再是一种原 罪,而是人性使然。然而,在资本和消费神话的操 控下,正常的需求被无限放大,正常的欲 望也不断被更大的欲 望刺激。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总被琳琅满目的商品、美食等吸引,然后“过度消费”。在西方社会学,如法兰福克学派就表示“消费欲望”是晚期资本 主义统 治人的最佳方式,用娱乐与消费麻 痹工人阶 级,让他们无暇亦无力思考自身的未来。当然,我们的情况不一样,但是消费欲 望很大部分也是被市场刺激和放大的。至于如何克服美食的诱 惑,我认为过苦行僧的生活很难,不过依我研究的案例中,很多健身者是通过规律的健身运动获得了平衡健康饮食与大鱼大肉的饮食方式。一部分原因在于,体育运动的作用不至于瘦身与健康,更在于它能够推动参与者生活方式的变化。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赌博送体验金网站-新会员注册领取体验金_推荐官网